首页 »

深圳的创客在想啥做啥

2019/8/14 10:02:42

深圳的创客在想啥做啥

位于深圳南山区的一家3W咖啡馆,中午时分,要不是菜单上有一项“总理咖啡”,店堂里看上去跟一般兼营简餐的咖啡馆并没什么不同。十多名客人或两三人一组、或单人独桌,安安静静吃饭,时时摆弄手机,间或小声交谈。

 

但是,餐后娱乐就有点不一样了,可以去弹一会儿智能钢琴,用手指头玩“跳舞机”就能学会弹钢琴。这家咖啡馆沿内墙摆放着一溜展示台,都是各种智能硬件,连水杯都智能化了,每天贴心地提醒喝水。

 

每个互联网重镇的创业咖啡馆,各有特色。传说中,深圳,只要一位带有“投资人”气场的人物站在门口挡住光线,立马会被智能硬件创业团队盯住。记者就在深圳的创业咖啡馆穿梭,寻找那些团队的线索,看看他们脑洞大开做些什么,也许预示着我们未来生活的一部分呢。

 

当程序员做了奶爸,一大波智能玩具袭来

 

没想到,奔着酷炫而去,真正采访到的第一个智能硬件团队,是一群“奶爸”,做的是毛绒玩具。第二天,换个地方,又遇到一堆毛绒玩具!

 

当然,不是简单的毛绒玩具,柔软可爱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智能的芯。谁让一波80后“程序猿”(程序员)、“攻城狮”(工程师)到了结婚生子的年龄,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起来。

 

前海自贸区深港青年梦工厂创业园,著名的连客咖啡,是厚德孵化器的一个组成部分。孵化器的办公空间分成若干间,“智子生活”占据了其中一间。副总裁刘珂的桌上放着几个毛绒玩具,他说这个卡通形象是“丘比特”的弟弟“丘比龙”,公司买了专利授权。丘比龙的肚子上挖了一个圆形的洞,里面会嵌入芯片和能发出声光的模块。做好的样品昨天送到工厂修改了,只能听刘珂描述丘比龙怎么玩。

 

这个智能毛绒玩具能从三个层面帮助0-6岁的孩子,与世界沟通。最基本的是“输出”,播放一些音乐声光,曲库通过网络更新追随孩子的成长;然后是“输入”,把孩子发出的咿呀声啊讲的话录下来,后台分析录音了解语言能力、知识结构,因材施教,开发智力、培养良好行为习惯;第三个层面就是与大人对话。

 

智子生活团队总结出一个玩具3.0的概念,提倡让孩子在玩乐中进行智力开发。一个普通玩具,什么交互也没有,算作1.0;能发出声光、做点动作,略有互动的,是2.0;而3.0能通过网络进行内容更新,远程监控,与对象互动。

 

智能“丘比龙”目标售价299元-399元之间,智子生活准备先征集一批天使用户,从他们身上收集反馈再调整策略。

 

深圳新创客电子科技公司的“旦旦面”,与智子生活的产品有相似之处,不过新创客起步早,实力更强。他们家的么么公仔已经生产出2万多台,公司联合创始人刘夺很坦诚:一部分还在销售渠道,没全部到终端消费者手里,激活与否我们能跟踪到。

 

么么公仔目前的主打形象,是一只粉色的软萌恐龙,对,就是那个微信表情么么。刘夺说,么么形象来自微信授权,玩具功能接入了微信所有接口,家长用微信就能操控,与孩子对话。

 

每个公仔附带一个独一无二的二维码,激活以后,这个公仔就拥有了自己的微信号。天哪,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各种公仔、空调、微波炉甚至柜子抽屉、衣服鞋子,都加入物联网,独立开个账号,以后腾讯发布微信用户数量就不是5亿6亿,而是60亿600亿了。

 

假设一个公仔对应一名孩子,大人可以通过手机与公仔对话,发送故事和儿歌给孩子;两个孩子之间也可以建立“联盟”,讨论作业,讲讲小心事。这群技术男一心为娃做玩具,没想到,么么上市后,可爱的外形加上双人对话的功能,受到年轻情侣的青睐。

 

注意,么么公仔和丘比龙身上都没有屏幕,对话靠语音进行。玩具行业并不推荐儿童过早接触电子显示屏,两个团队的“奶爸”们都说,希望有了他们的玩具,小孩子能少玩iPad。

 

两个团队的共识还有,做智能玩具,最难的是安全。传统玩具和智能硬件,在技术上都是成熟的,但两者结合起来就可能产生安全隐患。所以必须考虑周详。想想,应用场景有可能是娃独自在家,家长指望智能玩具起到陪护加远程监控作用,玩具本身不安全谁敢买?

 

刘夺有点不好意思地提起“情怀”这个词,他说,选择玩具开始创业的初衷是行业门槛不高,不像做手机需要密集资本。做的过程中,情怀出来了。因为必须去接触小朋友包括自己的孩子,看他们使用公仔的反应。看到产品给孩子带来快乐,责任感顿时上升。遇到挫折,也靠着这份情怀度过难关。

 

市场大、门槛不高,会不会迅速变成红海?刘夺倒希望门槛再降低些,如果有公司能把智能玩具做成一个通用的平台,方便业内接入,把价格降下来,娃们才有福了。

 

别只盯着大疆,看这5个人做的无人机

 

智子生活隔壁再隔壁,一台大屏幕电视展示着“速度与激情”:几架小型无人机快速穿行在茂密的树林里,灵巧机智地避开障碍,偶尔有一架撞树落地,遗憾出局。

深圳不止有大疆,无人机这个明星行业,不断有新的团队进来创业,果然这次不期而遇。

 

这家公司叫FPVStyle(深圳第一视角科技有限公司),切入了无人机一个新的细分领域:竞技用无人机。第一代产品“独角兽X”时速已达120公里,目标是200公里。业内资料显示,目前全世界最快的穿越障碍型无人机,时速也就100公里左右。

 

可惜,公司的创始人马峥不在深圳。创业的故事,就由公司团队中的赵明来讲了。

 

马峥是在大疆接触到无人机的,他曾经一个人创造了公司一半的销售额,却被在投行工作的老同学嘲笑怎么卖起玩具。他干脆从大疆辞职,开了一个电商网站,把国内的无人机推广到海外。在这过程中,他发现无人机还有很多地方没有达到极致,便找到一位俄罗斯的技术狂人,两人用半通不通的俄语加英语沟通,做出来一个很酷的产品,在无人机玩家中引起轰动。

 

2013年9月,马峥带着他的小狗来到深圳,他觉得深圳虽然房价贵、生活成本高,却是有梦想的人的乐土。马峥说,无人机这个词听起来高大上,其实懂了以后,它就是大男孩手中的玩具。

 

独角兽为什么能飞那么快?赵明解释,它采用了专利技术-DMT(动态电机旋转系统)。传统的多旋翼飞行器在前后飞行时,是通过机身的前倾和后倾使旋翼获得一个向前或者向后的推力。用于航拍或者送个求婚戒指什么的没问题,但参加比赛,为了飞得快一点,有时会“站立”起来飞行。时速100公里以上的高速飞行,空气阻力太大了。FPVStyle研发的DMT技术,可以动态地改变电机及旋翼与机身的夹角,实现前后飞行时机身基本保持水平,极大地降低了高速飞行时的空气阻力。

 

独角兽的灵活性和稳定性也是独门秘技。而且,为比赛而生的独角兽设计上考虑了坚固,摔后只要换个螺旋桨等零部件就行。

 

想象不到,整个公司连马峥在内,全职的员工只有5个人。不过,他们跟业内很多最棒的团队合作,独角兽X的设计师是荷兰人,预计两个月后推出的独角兽二代的设计师是中国台湾人。赵明笑言,现在还请不起他们,如果未来拿到大笔投资,就能把他们招进来。

 

目前竞技无人机的市场主要在国外。前几天,FPVStyle  在深圳承办了AOPA(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室内无人机花式表演大会。全力推广无人机竞技文化,5人团队想把这项运动变得像冲浪、滑板、音乐一样有范儿。

 

读脑流与插座流

 

上述毛绒玩具和竞技无人机,颇能显示当下智能硬件界的两种方向。一个特别实用,一个特别前卫;一个群众喜闻乐见,一个专门服务小众市场;一个技术不求最新,关键在应用得当,一个不极致毋宁死。

 

接下去的寻访中,见到的产品仍能归入这两大方向。智能开关、智能插座这两兄弟,比玩具更能代表实用派,就把这个流派称为插座流吧。

 

插座兄弟活跃在京东、淘宝、点名时间各大产品众筹平台,如果做一个众筹品类统计,插座兄弟的数量一定能名列前茅。

 

欧瑞博可算是插座流的代表。这家企业在智能家具业内名声响亮。展示室里,各种类型的插座、开关甚至门锁,都实现了智能化,统一在欧瑞博的手机APP平台上。对着手机按几下,或者说一声,全家的窗户、窗帘、灯、电视等都可以任意开关,调节明暗。

 

插座流的特质是实际。欧瑞博创始人王雄辉强调的“成熟产品”,指那些需求已经得到验证、应用范围广泛的家居产品,他认为智能家居要做的是在这类产品的基础上加入科技元素,给生活带来更多便利。与其发明一个需求,不如顺应好现有需求。

 

销售策略上,插座流也不会全部依赖互联网渠道,而是较多考虑线下渠道。智能玩具把重点放在传统玩具销售渠道以及与幼教机构合作上,智能开关则选择与房产开发商和装修公司合作,直接铺设入户。他们发现,做得再简便,也有一部分用户怕不会安装而放弃智能化新品。

 

宏智力科技做的智能头箍,就很酷了。这个可穿戴式设备,戴上它可以用“意念力”操控手机和其他智能设备。原理是把脑波信号传递给电脑、手机,让它们了解主人专注、紧张、放松或疲劳等状态。主人可以通过主动调节情绪来给予电脑指令。能不能意念移物?能,不过是虚拟的,通过集中精力,移动屏幕上的杯子、把勺子弯曲。看来,读脑流派做出用意念控制机器人的应用,真的端茶倒水也不是问题。

 

星盘科技公司则横跨了两个流派。CEO易虎说,他们团队原先都是在各家大企业做技术研发的,兜兜转转又聚到一起,2013年创业选的切入点是智能开关和插座。因为喜欢音乐,决定把智能音响定为第二条产品线。这个音响挺好看,操作简单,但与别的桌面小音响比,特别在哪?那就是懂人的情绪。心里悲伤,想听点儿伤感的音乐,音响会自动从曲库中搜出带有伤感标签的音乐播放。

 

不约,小米我们不约

 

在大众心目中,小米是做手机的,但在智能硬件圈里,小米是一家令人又爱又怕的行业整合者。小米公司创始人雷军说过,要将小米打造成一个可连接一切终端的大型硬件生态系统,这个系统的中心是手机、电视和路由器,外围品类全面扩张,覆盖大多数可穿戴设备和智能家居产品领域。这两年,小米投资了几十家智能硬件研发和制造企业,很多位于深圳、东莞一带。雷军宣布过,在小米的生态链中,未来将有100家关联公司。通俗地说,小米入股(业界称大约10%-20%),这家企业的产品可以用小米品牌,在小米的渠道销售,消费者买来可以用小米手机操控。

 

采访中,有3个团队提到,小米和他们谈过,由于种种原因没谈成。另一个团队表示基本确定将得到一家大公司投资,根据“国内数一数二的做硬件的互联网企业”这个定语,疑似小米。

 

为什么创业者在咖啡馆求资若渴,却又有人拒绝大公司的投资?何况还有品牌和渠道的加持。

 

一是对市场看法的差异。小米与欧瑞博谈了3个月,没谈成。王雄辉不认同小米把智能路由器作为智能家居控制中心的理念,他尖锐地评价道:走数据就是入口的话,网线、电脑CPU  是不是入口?二是不愿放弃自主权。再初创的品牌,也是企业自己掌控的核心竞争力,假如成为大体系下一枚小棋子,仰人鼻息不好过。三是“不划算”。一位创业者说,与大公司合作,对方必然强势。假如被要求用全部资源集中做一两个“爆款”,销售量是非常高,可利润很低,自家的研发却可能耽搁,对长远发展不利。

 

拒绝,反映了深圳创业团队的一些共性。

 

如易虎所说,全球大量电子产业的研发制造集中在深圳和周边地区,相对来说这个地区的创业者比较踏实,没有几把刷子是不敢出来做的。十几岁的小青年,光有一个新奇的想法,就组个团队,找投资人拉点钱,折腾出产品结果根本不是想要的,这样的现象在深圳比较少见。他觉得深圳创业者过于埋头苦做,也需要学点营销,但他还是推崇大疆,出名前没人知道这个公司,一鸣惊人后大家发现,已经做到世界第一。

 

深圳的产业配套良好,给了创业者一份从容。刘夺说,哪怕两三个人的初创企业,要做一个很小部件的打样开模,都有相应规模的企业来配合服务。经济新常态下,配套企业下沉,对小公司、对创业创新是好事。

 

智能硬件方兴未艾,这些团队相信量的积累到质的飞跃,两三年内能够爆发,故而不愿失去自主发展的机会。

 

上海智能硬件界有话说

 

据某行业报告最新显示,2015年上半年国内智能硬件销售额同比增长264%,用户量同比增长了215%。还有分析师预测,未来两到三年,全球智能硬件的市场规模有望达到300亿至500亿美元。

 

深圳得益于珠三角制造业基础,智能硬件研发和生产在国内颇具优势,那上海又如何?记者了解到,上海智能硬件团队发展在国内居于领先地位,并且上海拥有国内首个智能硬件基地“科技50”。上海知名电子产业服务平台“云汉芯城”总裁刘云锋表示,虽然上海没有深圳那般的传统电子产业的优势基因,但也正因如此,上海智能硬件行业表现出更多的创新性和独特性。智能硬件开发工具及周边产品是该平台最热销产品之一。上海吸纳世界顶尖时尚生活理念,与其他地区相比,上海更易接受一些让生活更智能的前沿产品。

 

智能硬件要做得好,创新是根本,为用户创造价值是核心。该平台举办了多个创新赛事,上海创客拿出的优秀作品不少。作品覆盖面广泛,从关注城市环境,如“智慧城市开放水体巡迹监测”水体检测仪、“智能树邻”环境监控器;到注重个体生活,如“智能家居管家”“具有运动检测功能的多功能发射式血氧仪”等。电子工程师社区活跃着10万余名创客及电子工程师,英特尔Edison大赛全国前30强中,有6强就来自这些创客和工程师。据透露,部分创意产品已经进入实际开发阶段。

 

刘云锋告诉记者,目前上海正全力打造全球创客最佳实践城市。天然的全球化基因,让创业者拥有广阔的视野,加上跨境电商的快速成长,让上海能够迅速抢占智能硬件行业先机。智能硬件BAT,很可能在上海发芽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