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杨天娲:神童之后,去往何处?

2019/9/22 9:18:43

杨天娲:神童之后,去往何处?

11月24日晚,小提琴演奏家杨天娲将与芬兰指挥家万斯卡执棒的上海交响乐团合作演绎爱德华·拉罗1873年创作的《西班牙交响曲》。

 

拉罗出生在法国,但拥有西班牙血统,《西班牙交响曲》名为“交响曲”,却是一部小提琴协奏曲。

 

这是拉罗为西班牙作曲家、小提琴演奏家萨拉萨蒂量身定做的作品,充满西班牙风情,同时能充分展现萨拉萨蒂精湛卓越的演奏技巧。1975年,萨拉萨蒂在巴黎的首演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从小被誉为“神童”的小提琴演奏家杨天娲,与西班牙音乐有着“神奇的缘分”。她17岁就和拿索斯唱片公司合作,录制了第一张萨拉萨蒂的专辑。专辑大卖之后,拿索斯更是找她录制了萨拉萨蒂全套作品共八张唱片,她也成为录制萨拉萨蒂全集第一人。

 

这套唱片为她赢得了法国金音叉唱片大奖,美国音乐网全年度最优秀唱片。美国《弦乐》杂志评论,杨天娲展现出了“令人惊叹,不费吹灰之力的精湛技艺”。

 

从神童到大师,要经历不可避免的阵痛

 

杨天娲4岁学琴,13岁就录制了帕格尼尼《24首随想曲》,至今仍然保持着世界上录制这套炫技曲目的最小年龄纪录。16岁,她赴德国求学,24岁就被德国两所音乐学院聘为教授。28岁,她获得德国回声古典唱片奖“年度演奏家/小提琴”奖。

 

杨天娲不止喜欢拉琴,她还从小喜欢读书,尤其是历史类书籍。父亲怕她耽误了拉琴,总是限制她的读书时间。为了争取更多时间,杨天娲总是与父亲斗智斗勇。她常常练琴练到一半,溜去洗手间,一去就是半小时,坐在马桶上读书。后来,父亲甚至把家里的书都锁起来了。最后,她想到一个妙招。就是先抓紧时间飞快把谱子背下来,然后把书放在谱架上,手里拉着曲子,眼睛却盯着书看,翻书页如同翻谱。这一心二用的“天才”技能,让父亲好长时间蒙在鼓里。

 

从小顶着“神童”的光环长大,杨天娲却有些苦恼。“说起来好像是中彩票或者天上掉馅饼一样,其实我小时候练琴也是很苦的,只是可能比别人快了一点而已。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吧,让我去行医、去炒股,我都不行,我只会拉琴。”

 

不过,神童总有长大的一天。有人逐渐走向平庸,有人转变为大师。而这个成长的过程,在杨天娲看来,是注定要经历迷惘和阵痛的。在杨天娲看来,最“神童”的小提琴家梅纽因,在10岁的时候就能拉高难度的作品。“神童不仅仅是技艺超群,还表现出一种对音乐的直觉。你听小时候的梅纽因拉琴,会感觉听起来像一个老人拉的。”

 

而当梅纽因长到快20岁,他突然有一天变得不会拉琴了。他逐渐脱离这种依靠直觉的阶段,开始思考了。“技术上的转变,以及对音乐理解上的转变,一定会发生。你必须要勇敢地去寻找自己的方向,走出自己的道路。”

 

德国的理性和西班牙的浪漫,她都有

 

16岁赴德国求学,如今留在德国当教授,杨天娲很喜欢德国浓厚的古典音乐文化,也喜欢德国人的理性和细腻。“德国人口只有8000万,但他们有29个音乐学院,有150多个乐团,这样的氛围太吸引我了。”但与此同时,她又非常向往西班牙的浪漫。“西班牙人很热情,他们善于唱歌、跳舞,他们的音乐充满色彩,充满变化,非常感染人。”

 

录制萨拉萨蒂作品全集的过程,让杨天娲全方位了解了这位作曲家,也拉近了她和西班牙之间的距离。她四处寻找乐谱,寻访萨拉萨蒂的出生地,保存他遗物的博物馆,只为更多地了解这位作曲家。“我们今天经常演奏的作品,占了历史上所有作品的2%不到。一个伟大的作曲家,如果你只了解他/她的一面,那就太可惜了。有许多被我们遗忘,但却十分优秀的作品,我希望能将这些作品介绍给更多的人。”

 

除了萨拉萨蒂作品全集,2015年,杨天娲还录制了一张专辑,包括两部充满浓郁西班牙元素的小提琴协奏曲。一部就是拉罗的《西班牙交响曲》,另一部,是西班牙作曲家、小提琴演奏家乔安·曼能的《西班牙协奏曲》。这部作品是曼能三部小提琴协奏曲中的第一部,对演奏者的独奏技巧有着超高的要求,作品抒情温暖,又有着狂想曲的怀旧情感。

 

如今已到而立之年的杨天娲,享受着在舞台上的美妙时刻,也享受着为人师表的乐趣。“在舞台上这么多年,想拉的曲目基本都已经拉过了,我需要新鲜的东西。在教室里,当你要把这些曲目教给学生的时候,你需要去解释,去思考,这个过程中你会重新发现这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