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建言】校园欺凌屡屡曝出,该如何预防处置?

2019/10/10 8:33:04

【建言】校园欺凌屡屡曝出,该如何预防处置?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陈琼珂

 

近年来,性质恶劣的校园欺凌事件频繁在网络上曝光,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在我国,从已有研究结果来看,校园欺凌的现状不容乐观,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暴力的程度越来越严重,涉事学生年龄也有越来越小的趋势,已成为一个突出的社会公共问题。

 

校园欺凌损害学生身心健康,危害校园秩序,造成社会不良影响。市政协委员黄敏华、朱建国、周秀芬等建议,要尽快启动全市范围的校园欺凌普查,建立完善的校园欺凌报告、处理机制,将校园欺凌和暴力事件列入“校园安全”评比指标之一,促进学校自身治理。

 

明确标准:校园欺凌不能简单化为“打架斗殴”

 

2016 年岁末,一直若隐若现的校园欺凌事件,突然集中爆发。在北京,中关村二小一家长写网帖称:儿子遭到同学欺凌,事后出现失眠、恐惧等急性应激反应,质疑校方处理不当。过去一年,类似的案例屡屡被曝出。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隐秘性是校园欺凌的一个突出特点。”朱建国委员表示,校园欺凌不是突然发生,而是长期隐秘进行,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才进入公众视野。

 

据统计,2014 年至 2015 年,媒体曝光的校园欺凌/暴力事件共 43 起,其中,2015 年 3 月以来就有 26 起。未经媒体曝光的则更加难以计算。有教育公益组织近期对中国华北和西部两个省份的 17000 多名住校小学生进行的调查显示,有 31.7%的学生表示自己每月至少“被欺负”2 至 3 次,有 16.5%的学生表示每周至少“被欺负”1 次。

 

“‘校园欺凌’是个专有名词,并非‘打架斗殴’的简单描述可以定性。”朱建国建议,应尽快邀请第三方专业人士,完成对校园欺凌的界定,结合目前中国实际情况给出一个准确衡量标准,供决策部门参考,然后根据这个标准,启动本市校园欺凌专项普查。

 

周秀芬委员表示,校园欺凌现象屡屡上演,然而除了学术机构等社会组织调查的数据外,上海市范围内至今没有定期、准确和有效的数据统计,整个社会对校园欺凌的关注、研究滞后,建议建立教育管理部门的校园欺凌统计及督察制度和体系。

 

她说,教育管理部门应定期根据统计汇总数据和情况,定期进行数据和情况分析,并根据现有校园欺凌的新趋向、新问题会同相关管理部门、学校及其他部门及时进行跟进、协商,提出应对的方案和意见,指导学校进行管理。

 

 

及时报告:发生校园欺凌后学校不得隐瞒

 

据分析,校园欺凌现象呈现出校园欺凌低龄化、女生成为“主角”、在流动、留守儿童密集区域欺凌事件呈高发态势等特点。同时,校园欺凌行为具有一定的长期性和隐蔽性。学校该做些什么?

 

“上海市尚未有突出的校园欺凌现象,不过,理应防患于未然。”黄敏华委员建议建立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事件及时报告制度。“一旦发现学生遭受欺凌和暴力,学校和家长要及时相互通知,对严重的欺凌和暴力事件,要向上级教育主管部门报告,并实时联络公安机关介入处置。对于学校故意隐瞒者,要建立对学校领导和教师的追责程序。”

 

周秀芬委员也持同样观点,“应该完善发现和及时处置制度和体系”。她说,教育督导部门应该带动辖区学校尽快制定统一并可行的校园欺凌发现及处置预案及流程,可以考虑设置处置办公室、指定相关人员专项负责,并且需要事先形成书面的欺凌事件处置预案,明确具体的操作流程及应对措施,并报上级主管部门备案。

 

“要治理校园欺凌,必须采取综合治理方式,做好教育和预防工作。”朱建国建议,从幼儿园和小学入学起就对孩子进行“善良教育”,加强学生自我管理、彼此监督,较早在学生间建立起校园欺凌的“防火墙”。 一旦发生校园欺凌事件,可以借鉴国外做法,通过第三方帮助学校、家长及学生,针对校园欺凌进行分析、调查,提供解决办法。

 

黄敏华委员也认为,应该构建反欺凌的规则教育和校园文化,营造反欺凌的社会氛围,并将校园欺凌和暴力事件列入“校园安全”评比指标之一,促进学校自身治理。

 

长效机制:建立完备的校园安全法律体系

 

“从国内对校园欺凌的处理方式来看,学校应对校园暴力的措施单一,相关规定模糊不清,往往是高举轻落、大事化小,教育为主、惩戒偏轻。”

 

周秀芬委员直言,治理校园欺凌亟需运用法治思维,建立一套系统完备的校园安全法律体系,为治理校园暴力提供有力的法律保障,可以专门研究和制定反校园欺凌的法规,明确“校园欺凌”、“校园暴力”等的概念和内容,明确校园欺凌行为的法律定性及法律责任,明确监护人、学校等的职责。

 

至于施暴的未成年人,不少人觉得也应依法处理。黄敏华委员说,对于屡见不鲜的校园欺凌、校园暴力事件,没有直接、明确且具可操作性的惩戒规定,充其量只是被治安处罚,或者采取民事赔偿、批评教育等软性方式解决。

 

黄敏华建议,修订《未成年人保护法》及民法、刑法相关条款,增加“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等内容,适度降低校园欺凌或者校园暴力事件肇事者的刑事责任年龄起点,使中小学生明确并承担欺凌与暴力的相应法律责任。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周寅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