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过埠客 | 有故事的钢琴家奥尔加·科恩

2019/10/15 22:31:34

过埠客 | 有故事的钢琴家奥尔加·科恩

1

 

奥尔加·科恩总有故事讲不完。

 

她的曾祖母是位女中音歌唱家,大作曲家拉赫玛尼诺夫曾在音乐会上为她伴奏,还在回忆录里提到过她。而这位曾祖母的母亲,就是奥尔加的曾曾祖母,是位钢琴家,还是柴可夫斯基的朋友。柴可夫斯基给她的信件和照片,至今留存。

 

奥尔加·科恩的曾祖母

 

柴可夫斯基送给奥尔加·科恩曾曾祖母的照片

 

更厉害的要数奥尔加另一位曾曾曾祖母级别的先人:安娜·彼得罗夫娜·科恩。普希金曾为她写过一首著名的情诗《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坐在对面的奥尔加背诵起这首诗的开头:“我记得那美妙的一瞬,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你,有如昙花一现的幻想,有如纯洁至美的精灵……”

 

每次讲起这个故事,奥尔加都激动不已:“这不光是个爱情故事,这已经成为了历史。每个俄国人都知道这首诗!”

 

继承了家族的音乐基因,奥尔加·科恩在2001年,26岁的时候,凭借对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的精湛演绎,摘得范·克莱本国际钢琴大赛金奖,成为历史上首位获得该奖项的女钢琴家。

 

奥尔加和范·克莱本

 

奥尔加小时候曾为戈尔巴乔夫演奏,后来更是为全世界许许多多国王、公主、总统演奏过。但她说:“无论是日本天皇还是美国总统,他们都会被同样的音乐打动。实际上,为他们演奏没有什么特别。总统和平民,在音乐面都一样。”

 

2

 

今年7月,在中国,奥尔加·科恩跟随由105位14-21岁的乐手组成的中华青少年交响乐团在北京、上海、苏州三地巡演。北京场的演出,她穿着特别设计的改良旗袍登台,演奏柴可夫斯基的《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

 

奥尔加在北京与中华青少年交响乐团同台演出

 

奥尔加个子很高,更像个身材匀称的网球运动员。据说她力气挺大,方向感也很好。在北京遇上堵车,她当即要求下车走回酒店。她就那么穿着高跟鞋,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绕过街道,跨过天桥,一路走回了酒店。

 

如果不当钢琴家,她说自己兴许会成为画家。她常拿起画笔,凭着俄罗斯人天生的对自然的敏感和热爱,画些水彩风景画。3岁的时候,她的妈妈试图让她学芭蕾。圣彼得堡音乐学院紧挨着马林斯基剧院,身为钢琴家的妈妈有许多跳芭蕾的好朋友。

 

在芭蕾学校,小小的奥尔加一边努力拉伸着自己的腿,一边祈求老师和母亲:“我能把腿放下来吗?我只想坐到钢琴旁边去!”就这样,她选择了钢琴。

 

儿时的奥尔加

 

18岁的奥尔加·科恩在莫斯科

 

第一次听柴可夫斯基的《降b小调第一钢琴协奏曲》,大约是在奥尔加12岁的时候,范·克莱本的录音让她立刻爱上这部作品。“音乐里充满幻想。第二乐章仿佛把你带到俄罗斯的早晨,积雪在朝阳下反着光。笛子的旋律出现,让你觉得孤独又快乐。我从小在这样的音乐里长大。当我们快乐的同时我们也在难过,这就是俄罗斯人的个性。”

 

3

 

一场演出结束,中华青少年交响乐团的乐手们都跑去找她合影。100来号人,就那么一个个拍过来。“孩子们都很兴奋,他们特别好学,演奏得非常棒,我很享受和他们合作。他们听起来不像孩子,足以媲美职业乐团!”

 

奥尔加·科恩不仅仅是位钢琴家。她在2016年创办了奥尔加·科恩国际钢琴比赛,还通过科恩基金会在全世界范围内资助有音乐天赋的孩子,或帮助失业的老音乐家。“过去5年,我们帮助过的许多孩子都已经高中毕业,甚至大学毕业了。有时候,他们会给我写信告诉我他们的近况,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明白这样的关注和帮助对他们的意义。我记得我自己小时候得到奖学金的时候,别提有多兴奋。因为这代表有人认可我的才华,为此,我需要更加努力向他们证明我值得他们的信任。”

 

舞台上的奥尔加·科恩

 

几个月前,奥尔加刚刚在纽约获得杰出移民奖的表彰,她是数十位获奖者中唯一一个音乐家。她说:“我相信音乐的力量。冷战时期,年轻的范·克莱本,曾用音乐将苏联和美国连接,足见音乐超越政治的力量。我在舞台上演奏的时候,台下常常有德国人、西班牙人、美国人、中国人同处一室,分享同样的感动。这让我非常享受,还有什么比音乐更美妙的事呢?”

 

(编辑邮箱:scljf@163.com)题图:舞台上的奥尔加。 图片来自奥尔加·科恩网站及中华青少年交响乐团 图片编辑:项建英